美媒称德国总理默克尔成世界最有权势女人(图)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已悄然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姑娘(起源:美国《外交政策》杂志)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已悄然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姑娘(起源:美国《外交政策》杂志)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已悄然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姑娘(起源:美国《外交政策》杂志)

  原题:美《外交政策》杂志:谁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姑娘?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近日揭晓了题为《谁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姑娘?》一文,讲述了作者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切身接触的感想,为读者勾勒出一个用理工科思想体式格局办理国家、处置欧元危机的女性政治家。她谨严、理性,不轻易做出结论,却也并非保守。同时,作者也指出默克尔坚持“欧洲一致货币”的不合时宜,她强硬的另一面也许阻碍欧元危机的解决。全文编译如下:

  她不是亿万富翁,不是社交名流,也不是畅销书作家。她本身也承认,年轻时的她真的有点笨手笨脚。但在从前8年中,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已悄然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姑娘。

  2005年的春日的一天,在柏林郊外乡村的一棵树下,我和那时的默克尔夫人坐在朝餐桌前,共度了一个半小时。那时,默克尔是德国基督教民主同盟
(CDU)的主席,该党正在展开反对社会民主党总理施罗德的活动。她在几周前给我电话,邀请我与其余一些外交政策专家一同讨论德国、欧洲和世界的关系。那时的我是柏林阿斯彭研究所的所长。

  我不仅接触过身为政治家的默克尔,而且接触过身为迷信家的她,有机会切身感想她的思想体式格局。我想她的学科布景很大程度上告知了我们她处置问题的体式格局。也许,最终,我多么进展她能解决欧元危机。

  默克尔是一个专业的物理学家。你从她身上能观察到的第一件工作等于:她不是一个保守派。她是一个既仔细
又耐心的资料收集者。她崇尚失职的调查,进展在得出结论前了解到工作的全貌。这在政治和公共政策畛域是非常少见的,由于我们都不可避免的带有本身的一些偏见和先入之见的观念。可以肯定的是,罕有政客作者的博士论文题目会是这样:《伴随简略键断裂的分解反应机制的审查和在量子化学和统计学基础上的数率常数盘算》。顺便说一下,默克尔的丈夫是个量子化学家、教授,和默克尔同样,他也生长于东德。

  很明显,默克尔加入那次的小型湖边研讨会为的是收集信息。她是经验主义的,也是审慎的,似乎要把每条剖析和每一个政策提议都放到显微镜下考量。

  我在其余场合也见证了默克尔同样的思想体式格局。我已经以中间人身份,促成了默克尔和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时任以色列总理)在柏林的一场对话。默克尔对巴以和谈进程、对隔离墙、加沙、埃及或是伊朗怎样看?在90分钟的对话里,你几乎摸不清默克尔的看法。她只是在不断的向她的客人发问,以收集各类资料。

  默克尔这种迷信的思想体式格局,我以为有巨大的优势。但如今有了阻碍。

  欧元区正在分崩离析。经济学最终仍是赶上了政治学。很快,问题就变成了一道简略的算术题。看看CEP违约指数,这是德国弗莱堡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用来衡量“信用度”的一个有趣的工具。那些财政纪律严格、有偿还威力的国家和那些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之间的差距愈来愈
大。除非工作发生戏剧性的改变,不然你无法让所有欧洲国家运用一致货币。

  CEP主席卢德•基尔肯(Lüder Gerken)这样总结这个问题:“我们给希腊他们需求的钱,告知他们要改造。他们不改造,我们就给更多的钱。尽管希腊人不厌倦德国人的捐助,但却对德国人比手划脚告知他们怎样做极其讨厌。”默克尔最后一次的雅典之行期间,几十万抗议者手持相似“德国辅导人好似希特勒,声讨新第四帝国”字样的标语。

  由于自身的原因,法国也变得愈来愈
火暴。随着经济自由落体式的下滑,法国人对总统奥朗德感到烦厌,他的支持率骤然下落――在上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跌落到30%。这是创记载的。同样,法国人也受够了德国人“压缩是美德”的告诫。看看日趋
紧张的法德关系,再看看法国和其余欧洲国家正不断上涨的民粹主义情绪。

  不可避免的现实是:1)若是德国无止尽的救助那些不愿意或没威力使公共财政步入正轨的欧洲国家,欧元区将没办法齐心合力应对危机。2)若是法国经济长期患病,巴黎和柏林之间的自信心不断好转,欧洲将不也许拥有不变繁华
的将来。

  来自欧洲大陆最新的坏消息是塞浦路斯银行体系的崩溃。这又是一场危机,是个特例,也是个先例。西班牙时代将来临:又一个“独一无二”的例子。

  我们需求什么?不是那些保守议员们的空想。“欧洲一体化”以某种方式存在着,是由于大多数欧洲人进展如斯。我们需求灵活、务虚和为“多速率的欧洲”制订一个清晰、有序的规划。如今的欧洲需求一派全新的景象:希腊和其余也许的国家退出欧元区,以避免欧元区蒙受严重的金融和政治损失。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

  欧洲如今需求的是德国――这个最大、最健康的经济体的想象力和辅导力。但默克尔(几乎可以肯定在本年9月的大选中再次当选)的另一面也许会使欧洲的救援变得艰难。

  和她的良师益友赫尔穆特•科尔、柏林政治机构中的其余所有人同样,默克尔从始至终坚持这样的概念:运用单一货币的欧洲合众国是德国和其余欧洲国家和平、繁华
的唯一包管。柏林的精英们以为,除此以外的任何途径都将导致民族主义、毁灭性的竞争和战争。这是一个顽固的教条。现实上,欧盟现行的货币政策,本意是让欧洲人更团结,但如今的效果却各走各路。在希腊、塞浦路斯、意大利和西班牙,德国已经成为每一个人“最爱的恶棍”,默克尔被抗议者妖魔化成“金融法西斯主义者”。

  回到我和默克尔的野餐会,我佩服她处置问题的迷信方法。然而,默克尔也是个政治动物。她也有政治上极为硬朗的一面。她“得到”了权利
。在她后方有令人生畏的任务和微妙的平衡化妆。若是她失败了,欧洲的分裂将扩大,德国的民众将走上街头。但目前,我还没看到这样的工作发生:默克尔也得到了“历史”。(记者 徐倩)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rv-musi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