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岷县震区3孤儿忆母落泪 姐姐坚强撑起一个家

  兰州7月24电(闫雅琪)“妈妈,你在哪里?”甘肃岷县漳县6.6级地动重灾区永光村的山顶,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得到了他们最后的亲人,“咱们想妈妈。”姐弟三人泪光盈盈。

  7月22日,是个明媚的清晨,家中的“大姐儿”褚爱红在妈妈的嘱托下给在城里补习的弟弟mm送干粮。车刚到梅川镇,石块滚落、空中摇动,人们呼喊着:“地动了,地动了。”

  褚爱红急忙下车往回奔跑,“来不及细想,抄近路飞奔。”一口气跑回家,褚爱红站在自家倾圮的墙壁前大喊着“妈妈,妈妈”,可是“那把熟悉的声响”再也没有应她。

  褚爱红与姑姑、姑父一寸一寸的在倾圮的墙壁下寻找,终究
“看见一缕头发在墙外耷拉着。”褚爱红用手冒死的刨土,当看见是妈妈的脸时,她哇的一声哭了。“我握着妈妈的手,很凉很凉。”褚爱红哽咽着对记者说,邻居们帮忙把妈妈抬了出来,往山下送治的路上他们突然停了上去,“我蒙了半晌,才明白,妈妈没了。”

  说到这里褚爱红陷入长时间的沉默,半晌后,她给记者讲起了她的妈妈。

  褚爱红初三那年父亲归天,母亲独自抚养三个孩子。“父亲走后,我几回想停学回家帮忙,虽然我很想念书,但是我不愿意看见妈妈那么辛苦。”褚爱红说,妈妈那时着急地说,“你不上学,干什么?”

  记忆中,母亲总是起的最早,睡得最晚。做饭、耕地、洗衣、卖药材,家里家外都是她一手办理。地动前褚爱红淋雨感冒,妈妈催促她吃药,“怕苦,我悄悄地扔掉了。”褚爱红如今非分后悔,她哭着说:“妈妈如果你还在,我一定听你的话,不让你再费心。”

  褚爱红和她的弟弟mm都未成年,三年前他们的父亲由于肝癌归天,母亲是家里的顶梁柱。褚爱红的姑姑眼泪不断,“孩子的妈妈再苦也从未让他们停学,如今这个担子由我和孩子姑父接着挑。”

  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好强的mm始终背对着大家抹眼泪;年龄尚小的弟弟低着头沉默不语,他很黏姑父,依靠在姑父身旁,身影单薄;褚爱红的爷爷年过古稀,叹气、老泪纵横,他说,去的怎么不是我。

  褚爱红看着年幼的弟弟mm悲恸地哭着:“妈妈,你在哪,你让咱们怎么办?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让人心酸不已。

  褚爱红家在永光村的最深处,受灾重,救济
难度大。到这里的山路又滑又陡,车辆开不出来。徒步前行,有几处“险路”几乎只有三四个拳头宽。

  震后两天由于交通不便,这里依然
物资紧缺。来自银川的民间组织“天使宝贝”的志愿者们发现了褚爱红一家,当得知这里缺水少粮,孩子还在生病时,他们背着二三十斤的矿泉水、方便面、医疗箱徒步向山顶攀爬。

  志愿者刘志拿出医疗箱为生病的褚爱红量体温,测心率。当褚爱红说到伤心处落泪时,刘志搂住她的肩膀说,你要坚强,爸爸妈妈没有离开你们,你看,这里山这么高,云这么近,他们在天上看着你们呢。

  褚爱红倔强的咬住下嘴唇忍住眼泪,她知道,今后她要担发迹中的重任
。她说并不知道自己将来要怎么办,但她坚定必须让弟弟mm继续上学。“我要他们走出大山,不再过苦日子,这是爸爸妈妈从前的心愿。”灾难让这个孩子刹那间成熟。

  远处的山层层叠叠,破败的院落里还能嗅到昔日生活的气味,仿佛一切还鲜活。(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rv-music.com